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文化艺术

闫红涛:《好的》(小小说)

2022-04-17 13:01:176679
内容摘要: 魏一当科技局办公室主任有五年多了。 他的副科后备已经四年。 学校毕业后就在在局委和镇办工作的人,各有利弊:镇办是上面千根线,下面一根针,工作纷繁复杂、很辛苦,进步快些;局委工作单一,相对好干点,提拔可能会慢点。 魏一今年刚好四十岁,正是年富力强干好活的黄金期。他的同学有......
    魏一当科技局办公室主任有五年多了。
    他的副科后备已经四年。
    学校毕业后就在在局委和镇办工作的人,各有利弊:镇办是上面千根线,下面一根针,工作纷繁复杂、很辛苦,进步快些;局委工作单一,相对好干点,提拔可能会慢点。
    魏一今年刚好四十岁,正是年富力强干好活的黄金期。他的同学有几个已经当了副镇长、副局长,有一个还刚刚提拔成了镇党委书记。
    魏一心里便有了一种紧迫感。
    他是一个非常朴实的人,对谁都心存善良。每遇熟人求助,他从不会拒绝,总是用“好的”应承下来,并想方设法去完成。
    大凡机关办公室都是成绩隐性、缺点失误显性的。平时工作井然有序,大家认为那是份内职责,没人称赞夸好;事情一旦卡壳,或者有纰漏,问题也会显而易见,结果肯定会遭人责难。
    办公室主任是个兵头将尾的角色。整天要么上情下传,下情上报;要么内部沟通协调,对外联络交流;每天碰到的问题各种各样,接触的人员形形色色,还得按事情的轻重缓急妥当应对。
    魏一这两年能轻松应对,甚至是游刃有余了。
    比较麻烦的就属给领导们写讲话稿了。
    局里的五个领导因年龄、学历、性格、经历各不相同,他们的讲话风格也不一样,这就需因人而异。
    刚进办公室的年轻人不熟悉情况,有个就不是写文章那块料,有个有文采的也不愿干这熬眼磨屁股的苦差事,能握笔写材料的就剩一个小赵了。
    遇到副局长们的讲话、单位的集中活动、工作简报、总结等,魏一不再像几年前那样大包大揽,而是让小赵先拿初稿,他再润笔修改。熟能生巧,一段时间以后,这样自己倒是省时省力了不少。


 
    老局长年龄到站,接替他的是一个镇的党委书记张波。
    魏一暗暗下定决心,要把握好机遇。
    新局长刚到,大家都不熟悉,办公室主任可以说是近水楼台,自己要尽心尽力干好本职,搞好服务。再过半年,到年底市里组织的干部考核考评就要开始了,自己的升迁进步,张局长的态度至关重要。
    张局长到任后,凡是出席的会议、参加的活动,魏一便格外重视,总是跑前跑后,亲力亲为。尤其是对张局长的讲话,白天事务繁杂,静不下心,他就挑灯夜战,字斟句酌,精心准备讲话稿。
    真是一级是一级的水平。
    虽然张局长初来乍到,但无论是开会还是活动,他时不时只需看一眼讲话稿,就能恰到好处地临场发挥。局长思路清晰,逻辑缜密,幽默风趣,很感染人,总会赢得大家的点头一笑和阵阵掌声。
    俗话说,四十三,花眼关。可刚刚四十岁的魏一,也不知是先天遗传的因素,还是自己喜欢读书、熬夜写文章的缘故,最近时不时出现视力模糊不清,可能真的眼花了。有时要看清小字,就不得不摘下眼镜、揉揉眼,瞅着光想把字吃了。
    忙乱中最易出错。这不,下午临近下班时,张局长把魏一叫到办公室,说:“明天八点半咱们开一个全局的疫情防控推进会吧。”
    魏一稍觉突然,张局长哈哈一笑说:“没啥问题吧,在乡镇都是这样,经常是头天晚上才决定,第二天上午就开会了,你们加加班吧。”
    魏一微笑着点头,愉快地说:“好的。”
    他遂紧急召集相关人员部署。有人下发通知,有人打扫会议室、调试话筒音响,有人联系制作会标,有人安排照相、摄像人员,小赵写主持词,魏一则自己动手写讲话稿。
    魏一仔细考虑、反复推敲,讲话稿终于在凌晨一点大功告成。他虽疲惫不堪,但感觉还比较满意,里面有当前疫情的最新动态,按领导和科室分工也细化了具体任务职责,最后饱含深情要求大家齐心协力、众志成城战胜疫情。
    早上七点,魏一把自己起草,认真校对的讲话稿放在张局长的办公桌上,并给领导发了个信息。
    张局长回复很快:“辛苦了!”
    开会前十来分钟,魏一突然想起一件事,就派小赵马上去办。


 
    8:25分人都到齐了,魏一去喊局长开会,张局长说:“稿子我刚看过了,写得不错。”
    正在这时,小赵手拿一份大号字的讲话稿跨进局长办公室,魏一接过递给张局,“这份看着更清楚些。”
    局长会心一笑:“这样更好。”
    会上,当局长讲得正起劲时,突然停顿下来,大家发现他好像在找什么,迟疑了片刻,又讲开了,只不过大家都能感觉到和原先的意思不太连贯了。
    事后得知,是小赵在放大讲话稿时打字员少印了一页。
    张局长那个尴尬,显而易见。
    魏一气的也是直跺脚,他自责自己也太粗心大意了。
    转眼就到了年底,市委抽调相关干部成立了九个考核考察组。
    这天下午,科技局按程序进行了集中投票测评、民主推荐优秀干部、分组个人座谈,最后是带队的组织部赵副部长听张局长单独汇报。
    临近下班,魏一的手机屏幕上蹦出张局长给他发的几个字短信:一会儿到我办公室。
    魏一的心狂跳不止,“莫非是局长要给我透露好消息吧!”
    他立马回复“好的!”
    随后就迅速出来,兴奋地在局长办公室外面不远处候着。
    等待是漫长的,魏一摘下眼镜,眨巴眨巴干涩的双眼,他下意识地翻看局长发的信息时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“一会儿到我办公室”的下边,自己回复怎么变成了“妈的”!
    他揉揉眼睁大了再看,还是“妈的”!
    魏一脑袋“轰”地一声,霎时便呆住了,脑子一片空白。
    完了!完了!自己咋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?而且是在张局长面前,更何况是在最关键的时候!
    怎么办?魏一的脑子飞快地旋转着。
    即刻给局长发短信,说自己真是着急眼花写错了,千万恳请领导原谅!
    这样也不妥,太随便了,毕竟一句话也说不清楚呀!
    那就一会儿见局长时当面认错,说自己对局长尊敬忠诚,给自己一百个胆也绝对不敢骂啊!
    魏一恨的顺手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!顿时,他的眼里噙满了泪水……
    一周后,魏一当上了科技局副局长。他感觉天真蓝、花真艳,张局长真好。



  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俄中传媒资讯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有稿件内容、版权等问题请联系1076840696@qq.com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探访杭州亚运会场馆
   相关评论
俄中传媒资讯网联系QQ:1076840696  微信feiyankeji0323  京ICP备10004829号-1